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
從“在線蹦迪”到“區塊鏈音樂節”,背后是音樂從業者的愛與焦慮
2020-02-12 16:36 作者:陳小北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前兩天社交媒體掀起一陣熱潮,說起來其實也很無聊——立掃帚。就這么個事兒,在當下人人不出門兒的環境里,席卷了每塊手機屏幕。我所身處的音樂行業自然也是沒能免俗,從音樂人到周邊從業者,千奇百怪的掃帚、樂器、酒瓶子,立滿了我的朋友圈。

這事兒告訴我們一個什么情況呢——音樂人都很窮,因為他們普遍家里沒有掃地機器人或者戴森。這當然是句玩笑話,但至少我們能從中看出,當前環境下的音樂行業從業者,在被動經歷了個把月的休整之后,進入了一個“我就想找點兒事兒干”的急切狀態。

“睡衣猛男”在線蹦迪

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,音樂行業從業者,包括音樂人、演出公司、livehouse等,自打年前“封箱”之后到現在,近一個月的時間過去,再沒開過箱。

幸好作為一個依托于創意的行業,這幫閑不住的從業者辦法總比困難多——從2月4號開始,摩登天空在B站上拉開了一場“宅草莓不是音樂節”的“在線蹦迪”活動,為期5天的在線直播中,百組音樂人通過各種形式——以往音樂節現場錄播、自制節目或者直播生活瑣碎,和幾十萬同樣宅在家里的觀眾一塊兒找點兒事兒干。

于是你能看見低苦艾樂隊的主唱劉堃,穿著豹紋睡衣化身“睡衣猛男”,帶著兒子彈琴唱歌,還給旁邊的小恐龍玩具“奢侈”地戴上了N95口罩。然后幾萬人隔著手機看著唐朝樂隊的丁武胡子拉碴地烙了一鍋餅,看著宋冬野慢條斯理地吃完了一頓飯,想不到他們有朝一日也享受到了張云雷級別的待遇。

音樂節行業的另一代表品牌迷笛也沒閑著。立足于音樂教育的他們同樣在2月4號發起了“云上音樂會”的活動——在社交平臺上發布迷笛考級曲目,任何人可以運用任何樂器參與曲目演出,進而發展成為一場聲勢浩大的“隔空jam”,樂器高手們隔空接力演奏同一首曲子,另圍觀者大呼過癮。

實際上這項活動早在疫情防控初期就已經開始了——1月26號晚上迷笛音樂學校通告全校師生延期開學,緊接著,師生們線上演奏練習相互切磋的活動就已經醞釀了雛形,當時他們給這個活動取的名字叫“彈琴打鼓揍病毒”。

一群樂觀有愛充滿熱情的人。

緊接著“線上音樂節”走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——樂迷組織“河南制燥”也通過樂隊錄播授權的方式,將一些樂隊以往現場視頻進行線上播出,組織了“浪漫線上音樂節”,而音樂節產生的所有收益,都將捐贈給武漢疫區。一群搖滾樂愛好者聚集的微信群“24小時搖滾聚會”,也組織了自己的“臥室POGO音樂節”,說唱賽事組織“8英里”,通過定時發布現場演出視頻的形勢開啟了“8英里臥室音樂節”,再加上各個音樂人不定期的在線直播,這個本來寂寥冷清的冬天,突然一下變得熱鬧非凡。

開句玩笑說,“音樂節”這個事物,從過去演出公司包辦的“中心化”,突然間變成了其他機構、樂迷組織甚至樂迷個人、音樂人個人都可以組織的去中心化、集體維護的模式,這不成了“區塊鏈音樂節”了嗎?

在2020年伊始,音樂從業者們忙完年底最后一波大大小小的跨年活動,收拾起一年的疲憊,給自己的下一年制定了一個新的不大不小的目標的時候,大概誰也沒有想到,這個并不太冷但多少有點兒不寒而栗的冬天,激起了一個傳統的行業哀兵必勝般的創造力、想象力與樂觀精神。

“線上”能夠治愈音樂從業者的焦慮嗎

在線蹦迪也好,區塊鏈音樂節也罷,線上一派熱鬧景象,幾十萬人狂歡過后,直播間一關閉,從業者們還是要面對一個現實問題——這個月老板還給開支嗎?

所謂在線音樂節,說穿了不過是一些過往現場重播,或者炒菜做飯過日子的直播,觀眾不必付出什么成本,組織者也獲得不了多少收益。即便是對于“表演者”來說,從我了解到的情況來看,錄播授權是免費的,直播即便有一點報酬,也可以說是微不足道。

圈兒里有一個笑話,說每一個音樂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上社保。雖然是個玩笑,但對于這些沒有“單位”的音樂人來說,一個月沒演出,就是一個月沒有生活費。

此次疫情已經讓大家的開工推遲了兩周,而賬還遠不是這么算的——且不說整個3月的演出都已經取消,在不明朗的未來,4、5月份的演出也是注定都要取消或延期的。從行業內來看,實際情況可能更不樂觀——以目前形勢預估,演出審批大概要在疫情真正結束以后才會恢復正常,再加上審批周期,整個上半年基本上不會有大型演出落地了。

至于規模小一些的各地livehouse,或許恢復營業會稍早一些,但是也別高興得太早——這些小本兒買賣,壓根兒撐不到開門迎客的那個時候。

這就能解釋為什么全行業都在急不可待地探索線上運營模式,對于以往過于依賴線下的音樂行業來說,這個冬天狠狠地給了一記當頭棒喝。

將互聯網和音樂行業結合得比較好的騰訊音樂娛樂(TME)或許可以給出一些參考——2019年Q3,TME來自社交娛樂服務的收入是在線音樂收入的兩倍還要多,翻譯成簡單直接的語言,在線直播更掙錢。

我們能注意到在黑撒樂隊主唱曹石直播唱歌的時候,他穿的毛衣引起了網友的注意,從彈幕追到微博索要購買鏈接。實際上可以被音樂人、唱片公司、演出公司和livehouse開發的運營模式還有很多——隨著短視頻時代大幕的拉開,B站等短視頻平臺對內容創作者的補貼、流量變現都是未來音樂行業可以獲得給養的水源。

當然,即便到了那一天,線上消費讓音樂人上了社保遠離焦慮,我們依然會想念現場。

騰訊音樂娛樂在疫情防控期間向所有用戶贈送7天VIP音樂特權,痛仰樂隊為疫區一線捐出了100萬元善款,他們讓我們相信音樂的力量驅散焦慮,愛的力量治愈病痛。

我最后一次去音樂節的現場是2019年的5月,草地的遠處是夜幕下燈光絢麗的舞臺,我和朋友們在草地另一端的山坡上跳舞,舉起手中的酒杯互相碰杯,我們在轟鳴作響的音樂聲中扒著耳朵互相喊:2020年的這個時候,我們坡上見。

(編輯:趙芳迪 校對:燕郁霞)


* 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* 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*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經營網” 或“來源:中國經營報-中國經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(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)。

*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*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88890046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經營報

經營成就價值

訂 閱
最新文章
熱文排行
欢乐斗地主头街下载 河南泳坛夺金精选号码 001417上证指数行情 快乐十分 青海快三今日预测 福彩河南22选5开奖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pk10专家在线预测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结果 000402股票行情